国殇

作 者:屈原 关注:30

  


  《国殇》是楚人祭祀为国捐驱的英雄的乐歌。国殇即为国而死的人。此诗向他们表达敬意,具有强烈的时代色彩。


  《国殇》前半部分,主要叙写楚国将士们奋勇杀敌、壮烈牺牲的悲壮场面;后半部分,则颂扬了为国牺牲的将士视死如归的高尚精神。刚健悲壮的艺术风格,使其在《九歌》组诗中别具特色。



  操吴戈兮被犀甲, 

  车错毂兮短兵接。 


  旌蔽日兮敌若云,

  矢交坠兮士争先。 


  凌余阵兮躐余行,

  左骖殪兮右刃伤。


  霾两轮兮挚四马,

  援玉枹兮击鸣鼓。 


  天时怼兮威灵怒,

  严杀尽兮弃原野。 


  出不入兮往不反, 

  平原忽兮路超远。 


  带长剑兮挟秦弓,

  首身离兮心不惩。 


  诚既勇兮又以武, 

  终刚强兮不可凌。 


  身既死兮神以灵,

  魂魄毅兮为鬼雄。

         


  操:拿。吴戈:吴地所产的戈。戈是我国古代主要的长兵器,顶端横刃,有木制的长柄。被:通“披”。犀甲:犀牛皮做的铠甲。车:戎车,战车。


  错:交错。毂:车轮中心安插车轴的横木。车错毂,即指交战双方的战车靠得很近,车轮交错。短兵:指短兵器,相对于弓箭而言。如刀剑之类。接:指短兵交锋。
         
  旌:战旗。旌蔽日,是说双方的旌旗很多,把阳光都遮蔽了。敌若云:形容来范敌人众多,像聚集的云雾一样。矢交坠:指双方互射,射箭相碰而坠落。士争先:是说楚国士兵争先杀敌。 
        
  凌:侵犯。余阵:指楚军车阵。躐:践,踏,这里指冲进。余行:指楚军的战阵队列。左骖:指驾战车的左方骖马。殪:死。右:指右边的骖马。刃伤:指被刀刃砍伤。刃,用作动词。 
        
  霾:通“埋”。霾两轮,指车轮陷入泥中。絷:绊。援:拿起。玉桴:用玉石装饰的鼓槌。桴,鼓槌。 
      
  天时:犹言天象。怼:怒怨。威灵:神灵。严杀:残酷的恶战。尽:完。弃原野:骸骨丢弃在原野。以上叙写了经过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恶战,楚军将士全部战死沙场的悲壮场面。 
      
  出不入:形容出征前将士的决心,与“往不返”同意。平原:指出征路经的地方。忽:恍惚,不分明,这里形容旷野辽阔。超远:遥远。 
       
  带:佩带。挟:用胳膊挟住。秦弓:秦地所产的弓。这句是写,壮士虽然死了,但仍腰带着长剑,腋挟着秦弓,仍不舍弃一身勇士装束。歌颂他们的精神。惩:后悔。身首分离也不后悔。 
       
  诚:的确,确实。勇:勇敢,指精神。武:武艺。 终:始终。凌:进犯。 
     
  既:已经。神:指精神。神以灵,指精神不死之意。 魂魄毅:一作“子魂魄”。鬼雄:鬼中的雄杰。



  通俗译文:

  手持着吴戈啊身披着犀牛铠甲,双方车轮碰撞啊短兵相加。旌旗遮蔽了太阳啊敌人多如云,羽箭纷纷下落啊勇士争拼杀。侵犯我的阵地啊冲跨我的队行。左边骖马已死啊右边战马已伤。两轮陷入泥中啊四马都被绊倒,操着玉槌啊擂得战鼓咚咚响。惊天动地啊威灵已经震怒,残酷的搏杀完结啊横尸满山野。出征就不回师啊一去不复返,平原苍茫辽阔啊归途多么遥远。腰佩长长利剑啊手握秦地良弓,身首即使分离啊也不改变我忠诚。真是既勇敢啊又威武雄壮,至死刚毅顽强啊不可欺凌。身躯已战死啊精神却永恒,忠魂毅魄啊鬼中也定为英雄!
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