惜诵

关注:39

   


  楚辞《惜诵》,作于屈原被谗而使楚怀王疏远后的诗篇。诗人痛切的陈述了自己不见宠于君,关怀楚国命运和前途反遭小人谗害、打击的事实,进一步抒发了诗人的进退两难、表白无路的悲愤之情。


惜诵以致愍兮,发愤以抒情。 
所非忠而言之兮,指苍天以为正。 
令五帝使折中兮,戒六神与向服。 
俾山川以备御兮,命咎繇使听直。


  惜:痛惜、哀伤。诵:陈述。致:表达。愍:忧病,此处指内心的忧苦。抒情:抒发情怀。


  所:可作“假设”解,如果。古人往往在誓词前冠一“所”字。非忠:出自心意。苍天:上天。苍,指天的颜色。正:同“证”,证明。


  五帝:谓五方之神。东方为太皞,南方为炎帝,西方为少昊,北方为颛顼,中央为黄帝。折中:意指对某件事情做出公平的判断。戒:通“诫”,告诉,命令。六神:上下四方之神。一说为日、月、星、火、旱、四时、寒暑六神。向:对。服:事。“向服”即对证事实。


  俾:使。山川:这里指山川之神。备:陪。御:侍。“备御”,犹言备立陪审。咎繇:即皋陶,舜时掌管刑法的大臣,传说是法制和监狱的建立者。听:听讼。直:指案情的曲直。“听直”,意为判断,判定是非。
 
竭忠诚而事君兮,反离群而赘疣。 
忘儇媚以背众兮,待明君其知之。 
言与行其可迹兮,情与貌其不变。 
故相臣莫若君兮,所以证之不远。


  竭:竭尽。离群:远离,指受了排挤。赘疣:本指肉瘤,在此比喻多余无用的东西。


  儇:巧佞。媚:取好于人。待:期待。明君:贤明的君主。之:代词,代指“忠心”。


  迹:脚印,这里用为动词。“言行可迹”意思是言行一致,有实际的行动可以考察。情:指内情。貌:指外表。“情貌不变”,意指表里如一。
  
吾谊先君而后身兮,羌众人之所仇也。 
专惟君而无他兮,又众兆之所雠也。 
壹心而不豫兮,羌不可保也。 
疾亲君而无他兮,有招祸之道也。


  谊:与“义”通,指符合正义。


  雠:同“仇”,意为怨恨。


  疾:急。
 
思君其莫我忠兮,忽忘身之贱贫。 
事君而不贰兮,迷不知宠之门。 
忠何罪以遇罚兮,亦非余之所志也。 
行不群以巅越兮,又众兆之所咍也。


  贱贫:指失位后身陷贫贱之中。这是说屈原被怀王疏远,失去了重要的政治地位,相对于那些得宠的贵族而言是贫贱。


  迷:本指分辨不清,这里引申为“找寻不到”。宠之门:指获得宠信的门径。


  志:通“知”,料想,知道。“非余之所志”,意指是我意料不到的。


  行不群:行为与众不同,是说这种种行为不能见容于群。巅:倾复。越:坠落。“巅越”,此处指恶劣的环境。咍:讥笑,嘲笑。
 
纷逢尤以离谤兮,謇不可释也。 
情沈抑而不达兮,又蔽而莫之白也。 
心郁邑余侘傺兮,又莫察余之中情。 
固烦言不可结而诒兮,愿陈志而无路。


  沈抑:即“沉抑”,指沉闷压抑。白:表白。


  郁邑:忧愁苦闷不能诉说。侘傺:失意的样子。


  烦言:许多话。诒:遗赠。结诒,在心中集结的话语。
 
退静默而莫余知兮,进号呼又莫余闻。 
申侘傺之烦惑兮,中闷瞀之忳忳。 
昔余梦登天兮,魂中道而无杭。 
吾使历神占之兮,曰:“有志极而无旁


  闷瞀:心中苦闷烦乱。瞀,乱。忳忳:忧愁的样子。


  杭:通“航”,意为渡船。


  历神:大神,这里指附在占梦者身上的神。一说为殇鬼。极:至。“有志极”,意谓屈原志向极其高远。旁:通“傍”,依靠。此句是历神的战辞,用来解释梦兆。


“终危独以离异兮?

曰:“君可思而不可恃。” 

故众口其铄金兮,初若是而逢殆。 
惩于羹而吹韲兮,何不变此志也? 
欲释阶而登天兮,犹有曩之态也。


  危独:危险孤独。离异:分离,此处指与楚王的分离。此句是屈原对历神的发问。以下是厉神的再答之辞。恃:依靠。“曰”以下均为厉神具体阐释“君不可恃”的道理。


  铄:熔化。“众口铄金”,形容谗言可畏,众口同声可以混淆视听。初:本来。若是:这样。殆:危险。


  惩:惩戒。羹:肉汤,热食。韲:指切得细细的冷拌菜。此句,是比喻吃过亏的人,遇事就显得格外小心。


  释:通“舍”,抛弃。阶:阶梯。释阶登天,比喻要取得君王的信任,但得不到他人的帮助。曩:往昔,从前。态:状态,情态。
 
众骇遽以离心兮,又何以为此伴也? 
同极而异路兮,又何以为此援也? 
晋申生之孝子兮,父信谗而不好。 
行婞直而不豫兮,鲧功用而不就。


  骇遽:惊慌。何以为:怎么能成为。伴:伴侣。


  申生:春秋时晋献公的太子,因晋献公听信骊姬的谗言,逼死了申生。


  婞直:刚直。豫:欺骗。鲧:传说中我国古代部落酋长名,号崇伯,为禹的父亲。曾奉尧的命令治理洪水。功用不就:是说鲧虽勤劳治水而终不能成功。以上四句是说申生、鲧的失败,都因受谗言所害,厉神举之,引以为戒。
 
吾闻作忠以造怨兮,忽谓之过言。 
九折臂而成医兮,吾至今而知其信然。 
矰弋机而在上兮,罻罗张而在下。 
设张辟以娱君兮,愿侧身而无所。


  忽:忽略,不在意。


  九折臂成医:古代成语,是说手臂多次折断的人可以成为良医。意思是积累失败的教训。


  矰弋:系有生丝绳以射飞鸟的短箭。机:指矰弋上面放箭的发射机关,这里用为动词。罻罗:捕鱼所用的网。张:张开,两句比喻在朝的奸佞小人,用各种手段陷害贤臣和百姓。


  张辟:张,指罗网;辟,一种捕鸟的工具。娱:通“虞”,猜度。这句是说小心猜度君意,想尽办法使君主落入他们的圈套。侧身:置身。所:地方。
 
欲儃佪以干傺兮,恐重患而离尤。 
欲高飞而远集兮,君罔谓女何之。 
欲横奔而失路兮,盖志坚而不忍。 
背膺牉以交痛兮,心郁结而纡轸。


  儃佪:徘徊,指留恋而不忍远去。干傺:寻找机会。干,求;傺,当作“际”,际遇。重:再一次。离:通“罹”,遭受。尤:祸患。


  罔:诬罔。女:同“汝”。之:往。


  横奔:乱跑。失路:不择正道。比喻行事违背正义。


  膺:胸。牉:分裂。纡轸:隐痛。纡,曲折;轸,悲痛。
 
捣木兰以矫蕙兮,糳申椒以为粮。 
播江离与滋菊兮,愿春日以为糗芳。 
恐情质之不信兮,故重著以自明。 
矫兹媚以私处兮,愿曾思而远身。


  木兰:香树名。矫:通“挢”,揉。糳:舂。申椒:香木名,即花椒。


  江离:香草名。滋:载种、培植。糗:干饭屑。以上四句说自己用香草为食粮,比喻修美德以自养,自己虽身处逆境,也不与世俗同流合污。


  情质:指真心。情,中情;质,禀性。信:被相信。“恐情质之不信”,是说恐怕内心的真情不能被世人相信。重著自明:意谓一再明白地申述。重,一再。


  矫:通“挢”,举起。媚:美好,指美德。私处:独处、自处。曾:再,反复。远身:指脱身而去,远离世俗,不与之同流合污。



  通俗译文:

  悲伤地讲述我内心的忧苦,发泄愤懑抒发忧苦的情愫。如果倾诉不忠诚啊,就让无私的苍天来作证。让五帝做出公正的判断,请六神参与是非的对质。使山川之神都来陪审,请法官咎繇来审理。竭尽忠诚无私保奉君王啊,反遭排斥就像是多余的赘瘤。不知取巧谄媚背离庸众啊,只侍贤明君主了解我的内心。言行一致经得住考验啊,表里如一无法欺瞒。考察臣子无人胜得过你啊,验记的方法就在你身边。行事先君而后已啊,因此与众人结下仇怨。一心为君王着想无私念啊,却被众多的小人无端怨恨。我专心事君毫不犹豫啊,结果却是自身难保。极力亲近君王没有私心啊,反而成为招来祸事的根由。系念君王谁也没有我忠诚啊,全然忘记我贫贱的出身。侍奉君主我忠诚无二心啊,我愚笨找不到获宠的门径。忠心何罪却遭来放逐啊,这是如何也料想不到的事情。行为与庸众不同而被贬谪,又成众人耻笑的笑柄。遇到这么多的责难和诋毁啊,难以言说却无法解脱。心情抑郁不能倾诉啊,言路被众人遮蔽无法诉说。内心苦闷我心神不安啊,没有人能体察我的衷情。心中烦闷话语不能表白啊,想陈述衷情又没有途径。退处缄默没人了解我的苦心啊,大声疾呼也无人听取。屡屡失望彷徨不安啊,苦闷烦乱的心绪忧伤惨然。


  我曾在梦中攀登上天啊,到半途却无路可寻。我让厉神占卜此梦啊,他说心志虽高没有辅助也枉然。难道要始终危险孤独遭冷落?他说君王可思念却不可依赖。众谗言犹如烈火可将真金熔化啊,当初你就因此而遭受到祸患。被热汤烫伤吃凉菜也要吹吹啊,为何如此固执不改变初衷?想要舍弃阶梯攀登上天,必然遭到以往失败的下场。众人怕与君主离心离德啊,又怎能成为你志同道合的伙伴?同事一君各走各的道路啊,又怎能伸手将你救助?晋国申生是教子的楷模啊,父王昏愦信谗言而使他丧生。鲧的行为刚直不阿毫不犹豫啊,可治水的大业最终也未完成。


  我听说做忠臣容易招来祸怨啊,不以为然认为是夸大其词。折臂多次而后可以成为良医啊,到如今才知道果真如此。世上布满带绳的短箭啊,铺开鱼网随时准备捕鱼。巧设圈套讨好壅蔽君王啊,忠良想侧身规避却无处藏。我徘徊试图寻找机会啊,又担心再次遭到祸殃。想要离开这里前往他乡,又担心君王问我将向何往。我想横冲直撞不问道路,怎奈坚定的方向不容许我这样。郁结心中的忧怨纠缠隐痛,捣碎木兰,揉碎芳惠啊,舂碎申椒做充饥的食粮。播种江离,培植秋菊啊,作春天芬芳的干粮。只怕真情不被人识啊,反复地述说一再地申明。身怀美德独居幽处啊,再三深思不与世俗同流合污!
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