湘君

关注:21

  


  《湘君》描写的是湘夫人迎候湘君而未能见的惆怅,由饰湘夫人及其侍女的巫,以及湘君的[巫见]演唱(湘君,是湘夫人为楚人祭祀的湘水之神)。同时,在诗人描述神话世界爱恋的痛苦中,也渗透着诗人自身在现实世界里遭排斥、遗弃的烦恼与苦痛,这也是不难体会的。


  这首诗,艺术上情景交融,融情入景,人物的心理描写细腻,悲剧氛围浓郁,读之十分感人!


君不行兮夷犹,蹇谁留兮中洲?
美要眇兮宜修,沛吾乘兮桂舟。
令沅、湘兮无波,使江水兮安流。
望夫君兮未来,吹参差兮谁思?


  君:湘君,指湘水男神。不行:不来。夷犹:迟疑不前的样子。蹇:通謇,楚方言,发语词。谁留:为谁停。中洲:即洲中,水中的陆地。此句是说为谁留在洲中而不肯前行?


  要眇:好貌,指美好的容貌。宜修:善修饰,恰到好处。宜:善。沛:本水急流的样子,这里是指桂舟顺流而下飞速的样子。吾:女神湘夫人自称。桂舟:用桂要做的船。


  沅、湘:指沅水和湘水,都在今湖南境内,流入洞庭湖。溯湘江及其支流潇水而上,可到九嶷山。江:指长江。流经湖南北部,与洞庭湖相接。安流:平稳地流淌。


  夫:指示代词,那。参差:古乐器,排箫名。谁思:何所思,想什么。


驾飞龙兮北征,邅吾道兮洞庭。
薜荔柏兮蕙绸,荪桡兮兰旌。
望涔阳兮极浦,横大江兮扬灵。
扬灵兮未极,女婵媛兮为余太息。


  飞龙:龙舟,湘君所驾的快船。北征:向北航行。征,行。以下即湘水女神想象中湘君乘船而来,并与之相会。邅:楚方言,转弯、转道。洞庭:洞庭湖,在今岳阳。会合沅、湘诸水,北入长江。


  薜荔:一种长绿藤木蔓生植物。柏:通“错”,帘子。蕙:香草名。绸:通“帱”,帐子之意。荪:香草名。桡:船桨。一说是旗杆上的曲柄。旌:旗杆上的装饰。此二句写行船装饰得漂亮高洁。


  涔阳:地名,在涔水的北岸,具体地点不详。古人称河水北岸为阳。极浦:遥远的水岸。浦,水滨。横:横渡,指横渡大江。


  扬灵:飞速前行。灵,同[舟灵],有屋的船。极:终止。以下叙写湘夫人不见湘君的到来而感到哀怨。女:指湘夫人的侍女。婵媛:眷恋而关切的样子。余:指女神湘夫人。太息:大声叹息。


横流涕兮潺湲,隐思君兮陫侧。
桂棹兮兰枻,斫冰兮积雪。
采薜荔兮水中,搴芙蓉兮木末。
心不同兮媒劳,恩不甚兮轻绝。


  横流涕:形容眼泪纵横。横,横溢。潺湲:泪流不止的样子。隐:将思念之情藏在心底,一说指痛。陫侧:即“悱恻”,形容内心悲苦。


  棹:长桨。斫冰兮积雪:船桨击水如砍冰,激起浪花如积雪。形容行进艰难,表示心情沉重。


  搴:采摘拔取。木末:树梢。以上二句,薜荔,又名木莲,而要采之水中;芙蓉,荷花,而要求之于树上,比喻所求必不可得。


  心不同:指男女间的感情相背,心意不同。劳:徒劳。恩:恩爱。甚:深。轻绝:轻易弃绝。


石濑兮浅浅,飞龙兮翩翩。
交不忠兮怨长,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。
朝骋骛兮江皋,夕弭节兮北渚。
鸟次兮屋上,水周兮堂下。


  石濑:山石间的急流。濑,湍水。浅浅:水流急速的样子。飞龙:即指上文“驾龙兮北征”之飞龙,指湘君所乘的船。翩翩:疾飞的样子,这里形容船行驶得很快。这两句是说,如果湘君守约前来的话,早该到了。


  交不忠:指相交而不真诚。交,友。忠,诚心。怨长:怨深。期:约会。不信:不守信用。不闲:不得空。


  骋骛:疾驰乱跑。骋,直驰;骛,乱驰。江皋:江岸,江中,这里的江指湘江。弭节:弭,指停止;节:车行的节奏。这里是停船的意思。北渚:洞庭湖北部水中的一个小洲。这里大概是湘君和湘夫人约定见面后一同去的地方,湘夫人等不到湘君,失望而归,在途中忽然想起,也许湘君已经去了北渚了,所以和侍女赶到这里。


  次:停留,止宿。周:环绕,指流水环绕堂下,哗哗地流淌着。“鸟次”“水周”两句表示,时已黄昏,寂静无人。


捐余玦兮江中,遗余佩兮澧浦。
采芳兮杜若,将以遗兮下女。
时不可兮再得,聊逍遥兮容与。


  捐:舍弃。玦:玉器,环形有缺口。遗:弃,丢掉。佩:玉佩。澧浦:澧水之滨。澧,水名,在今湖南西部,流入洞庭湖。


  遗:赠送。下女:侍女,一说指湘君侍女,以寄情对湘君的爱恋。一说即指上文“女婵媛兮为余太息”之女。


  时:时光。再得:再回,表示对时光流逝无可奈何的悲痛之情。聊:姑且。逍遥:优游自得,因无可奈何,只好自我宽慰。容与:徘徊等待之意。




  通俗译文:

  湘君你犹豫迟迟不动,为谁停留在水中沙洲?我美好容貌又善打扮,顺水疾行啊乘着桂舟。让沅水湘水不起波涛,叫滚滚长江平稳缓流。夫君不来我望穿秋水,吹起悠悠洞箫把谁候?驾着快舟啊向北方行,改变了航向转道洞庭。薜荔为帘芳蕙做帐,香荪饰桨兰草饰旌旗。眺望涔水遥远的水岸,横渡大江啊扬帆前行。扬帆前行啊飞速不停,侍女惋惜为我叹息!涕泪俱下滚滚流淌,思念湘君悲伤又失意。桂木做桨兰做船舷,分开积雪啊冲破层冰,水里采薜荔,树梢折芙蓉。情感相背媒人徒劳,恩爱不深轻易绝情。石滩上湍水急流匆匆,龙船疾驰如飞前行。相交不诚怨恨萌生,相约失信却说没空。清晨驾车直驰江边,傍晚停船在北边沙渚。只见鸟儿栖息在屋檐上,还有流水环绕堂阶哗哗流淌。抛弃我玉玦向那江中,扔掉我玉佩澧水岸边。我采集杜若在那芳洲,还想寄情馈赠给你的侍女。相会的美好时光不可再得,姑且逍遥宽心等待徘徊。


 
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