悲回风

浏览:283

  


  《悲回风》是一首悲秋的抒情诗,从内容看当作于屈原自杀前的一个秋冬之际。全篇没有具体事实的叙述。通过抒情的文字,可以深切地体会到诗人内心的巨大悲痛,体现出诗人对于美好生命凋零的哀伤,折射出诗人对恶势力的憎恶以及对国家前途的无限关怀。


  《悲回风》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写景,景中寓情,加上联绵词的使用给作品以悲凉孤苦的气势。


悲回风之摇蕙兮,心冤结而内伤。 
物有微而陨性兮,声有隐而先倡。 
夫何彭咸之造思兮,暨志介而不忘。 
万变其情岂可盖兮,孰虚伪之可长。


  回风:旋风。摇:撼。蕙:芳草。冤结:怨恨、郁结。


  物:指蕙草。陨:落。性:通“生”,指生机。声:指秋风之声。“声有隐”,指秋风乍起声音较低。倡:同“唱”,引申为开始的意思。


  造思:追思。暨:及。志介:犹言志向坚定。


  万变:指自身的各种坎坷遭遇。情:指诗人坚定的信念。盖:掩藏。
 
鸟兽鸣以号群兮,草苴比而不芳。 
鱼葺鳞以自别兮,蛟龙隐其文章。 
故荼荠不同亩兮,兰茝幽而独芳。 
惟佳人之永都兮,更统世以自贶。


  号:呼群之意。苴:枯草。比:挨在一起。


  葺:“楫”的假借,本为划船的桨。“葺鳞”,鼓鳞。自别:自以为有别于旁类,即自我夸耀的意思。文章:文采,指蛟龙鳞甲。


  荼荠:苦菜与甜菜。不同亩:不能种在一起。幽:指长在幽僻之处。


  佳人:喻君子屈原自比。都:娴雅,美好。更:经历。统:古人称一个朝代为一统。“更统世”指历览古今。贶:这里有比的意思。“自贶”,自许、自比。


眇远志之所及兮,怜浮云之相羊。 

介眇志之所惑兮,窃赋诗之所明。 
惟佳人之独怀兮,折芳椒以自处。 
曾歔欷之嗟嗟兮,独隐伏而思虑。


  眇:通“渺”,遥远。远志:远大志向。相羊:同“徜徉”,飘流不定的样子。


  介:耿介持守。眇志:深微的意志,即上文“远志”。惑:当从一本作“感”。窃:私下,谦词。赋诗:应指本篇,诗人由回风摇蕙的悲秋,感慨一切美好事物遭至摧残。诗人想要倾诉一切内心不平和愤慨。所以上文可看作是本篇的序诗。


  独怀:犹言胸怀与众不同。芳椒:芬芳的花椒。自处:自持,自守。“折芳椒以自处”即独抱幽芳之意。


  曾:同“增”,屡次,不断。歔欷:叹喟声。嗟嗟:连续不断的叹息声。隐伏:指隐居幽处。思虑:独自思考。


涕泣交而凄凄兮,思不眠以至曙。 
终长夜之曼曼兮,掩此哀而不去。 
寤从容以周流兮,聊逍遥以自恃。 
伤太息之愍怜兮,气于邑而不可止。


  凄凄:悲凉。


  掩:止息。


  寤:醒来,这里是指天亮时。周流:周游。聊:姑且。恃:借为“持”,“自持”。逍遥:安闲自在。


  愍怜:指过分的忧伤哀怜。于邑:同“郁邑”,苦闷。
 
乣思心以为纕兮,编愁苦以为膺。 
折若木以蔽光兮,随飘风之所仍。 
存髣髴而不见兮,心踊跃其若汤。 
抚佩衽以案志兮,超惘惘而遂行。


  乣:“纠”之俗字,纠结缠绕。思心:指思绪。纕:佩带。编:编结。膺:本义为“胸”。这里引申为护身的内衣。


  蔽光:挡住日光,自晦其明的意思。仍:因、循。“随飘风之所仍”,即任狂风把自己吹到哪里。


  存:指诗人所遭受的一切客观存在。髣髴:仿佛,好像。踊跃:跳动,形容汤的样子。喻自己情绪高涨。汤:开水。


  抚:抚摩。佩:玉佩。衽:衣襟。案:通“按”。“案志”,指按捺愤怒的心情。超:高举远离,惘惘:心中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
岁曶曶其若颓兮,时亦冉冉而将至。 
薠蘅槁而节离兮,芳已歇而不比。 
怜思心之不可惩兮,证此言之不可聊。 
宁溘死而流亡兮,不忍此心之常愁。


  曶曶:同“忽忽”,迅速。颓:下坠。这里指一年将尽。时:指老死的时限。将至:指老之将至。上句言季节,下句言生命,由季节的变化,感慨生命即将完结。


  薠蘅:均为香草。节离:指草枯时则茎节断落。已:通“以”。歇:消散。比:密。


  怜:哀怜。思心:指上文所欲抑按之志,踊跃若汤之心,即指诗人内心的愁苦。惩:戒止。证:明,表白的意思。此言:指以上所说的话。聊:苟且。


  溘死:突然死去。常愁:指去不掉的忧愁。


孤子吟而抆泪兮,放子出而不还。 
孰能思而不隐兮,昭彭咸之所闻。 
登石峦以远望兮,路眇眇之默默。 
入景响之无应兮,闻省想而不可得。


  孤子:孤儿。诗人自哀身世之孤独。放子:被放逐的人,诗人自指。意谓见逐于君。


  隐:忧伤痛苦。昭:同照,察明。即不隐,昭然若可见闻。闻:指名声。


  恋:泛指山。眇眇:辽远。默默:幽寂无声。


  景:通“影”,影子和回响。无应:影子本应随形,回响本应随声;现有形无影,有声无响,比喻“闻省想而而不可得”。省:省察。这句是说想听到所思念人的信息,可是听不到。


愁郁郁之无快兮,居戚戚而不可解。 
心鞿羁而不开兮,气缭转而自缔。 
穆眇眇之无垠兮,莽芒芒之无仪。 
声有隐而相感兮,物有纯而不可为。


  居:平常,平时。


  鞿羁:引申义为约束、束缚。鞿,马缰绳。这句是说,内心忧伤郁结而不能舒展。缭转:缭绕。缔:牢结。“自缔”,自相缔结。


  眇眇:深远。无垠:没有边际。莽:苍茫。芒芒:同“茫茫”。指草木杂乱衰败。仪:仪表。


  声:这里指风声。有隐:指尚未彰显的迹象。相感:指互相的感应。这句是说,秋风预示着秋天的来临,万物枯萎,使人感到悲伤。物:这里指蕙,或指万物。纯:指蕙草的秉性纯洁,亦可指万物的纯洁本质。不可为:是说没有挽救的办法,与前文“物有微而陨性”同义,用来说明遭受摧残的必然而且是不可挽回的。


邈蔓蔓之不可量兮,缥绵绵之不可纡。 
愁悄悄之常悲兮,翩冥冥之不可娱。 
凌大波而流风兮,讬彭咸之所居。 
上高岩之峭岸兮,处雌霓之标颠。


  邈:遥远。不可量:是说无法估量。此句是指前途。缥:指思绪的细微。绵绵:连续不断。纡:系结。此句指愁思。


  悄悄:忧愁的样子。翩:疾飞。冥冥:幽暗。不可娱:不可娱乐。


  凌:乘。流风:顺风而流。托:依托。居:指人一生所选择的道路和归宿。由于彭咸志行高洁,他的精神决不致沉沦浊世,所以下文作者展开想象的翅膀,在清静的天地间神游。


  岩:山峰。峭:陡直高峻。雌霓:虹霓。虹霓常有内外两环,通称为“虹”。但是内环色彩鲜明,古人称之为虹,认为其为雄性;外环色彩较淡,古人称之为霓,认为是雌性。标:本指树木末梢。这里“标颠”即“顶端”的意思。
 
据青冥而摅虹兮,遂倏忽而扪天。 
吸湛露之浮凉兮,漱凝霜之雰雰。 
依风穴以自息兮,忽倾寤以婵媛。 
冯昆仑以瞰雾兮,隐岷山以清江。


  据:依靠占据。青冥:青苍迷蒙的东西,指太空中的某种云。摅:舒展。把彩虹舒展的极长,借为天梯,登上九天。倏忽:迅速地。扪:抚摸。


  湛露:浓重的露水。浮凉:疑当作“浮浮”,与下句“霜之雰雰”对文。“浮浮”,形容水多。凝霜:浓霜。雰雰:形容霜重。


  风穴:古神话中风栖息的洞穴,在昆仑山顶上。倾寤:侧身醒来。婵媛:情思牵萦。以上八句,写神游太空,排遣忧愁。


  冯:通“凭”,据。瞰:俯视。隐:凭依。


惮涌湍之礚礚兮,听波声之汹汹。 
纷容容之无经兮,罔芒芒之无纪。 
轧洋洋之无从兮,驰委移之焉止。 
漂翻翻其上下兮,翼遥遥其左右。


  惮:通“怛”。涌湍:汹涌的急流。礚礚:水冲击石崖的声音。


  容容:纷乱的样子。经:东西为经,南北为纬。此句“经”与下文“纪”,犹言“经纬”。“无经”“无纪”,形容水势和乌云翻滚汹涌的气势。芒芒:形容长久。


  轧:倾轧,指波涛翻滚互相倾压。洋洋:形容水势很大的样子。从:到。驰:奔驰,此处指大水奔流。委移:同“逶迤”,形容道路弯弯曲曲,相连不断。焉止:到哪里。


  漂:同“飘”。翻翻:犹“摇摇”,指波涛左右奔腾不定。翼:指两翼。用作动词,飞翔。遥遥:犹“摇摇”,指波涛左右奔腾不定的样子。
 
泛潏潏其前后兮,伴张驰之信期。 
观炎气之相仍兮,窥烟液之所积。 
悲霜雪之俱下兮,听潮水之相击。 
借光景以往来兮,施黄棘之枉策。 
求介子之所存兮,见伯夷之放迹。 
心调度而弗去兮,刻著志之无适。


  潏潏:水涌出的样子。伴:通“判”,判别。张驰:指潮水涨落。信期:指潮汐的时间。以上数句,借写江水的奔腾汹涌,抒发了自己内心的愁绪和烦闷。


  炎气:指夏季的酷热之气。相仍:连续不断。烟液:指云雨。以上两句是写了春夏的气象。下面两句写秋冬气象。


  光景:指上面所写四时的景象。往来:指神游于天地之间。施:用。黄棘:神话中的木名。黄花圆叶,枝干上有棘刺。枉策:指马鞭。指取黄棘为策马之鞭。据说用这种黄棘木做鞭可以赶马快跑。


  介子:指介子推。所存:所在之地。放迹:犹言:“故迹”。此二句表达了自己对古代贤者的仰慕,并表明决心一死。


  调度:思虑安排。弗去:还有放弃。刻著:铭刻。著:附着。无适:别无所从,没有别的归向。前文所说的“窃赋诗之所明”至此结束,设想神游太空也抹不掉心中的“常愁”,只有选择决心一死。
 
曰:
吾怨往昔之所冀兮,悼来者之悐悐。 
浮江、淮而入海兮,从子胥而自适。 
望大河之洲渚兮,悲申徒之抗迹。 
骤谏君而不听兮,任重石之何益! 
心絓结而不解兮,思蹇产而不释。


  曰:应为“乱曰”,全篇的结束语。


  冀:希望。此句是说,往日的所有希望都落空了。悐悐:忧惧、警惕。


  子胥:伍子胥。申徒:申徒狄,殷末贤臣,不满纣的暴政,后谏纣不听,抱石投水而死。


  抗:同“亢”。“抗迹”:高尚的行迹。


  骤:屡次。任:怀抱。何益:有何益处。意谓自己决心一死,但想到古代贤人以身殉国,都不能挽救国家灭亡的灾难,自己一死也拯救不了楚国的危亡,所以才有最后两句的终结。


  絓结:结成疙瘩,指愁绪郁结。蹇产:形容盘曲,借以形容心情不舒畅。不释:还有排除。



  
  通俗译文:

  悲伤啊,旋风中摇动着蕙草,郁结在心中的忧愤难消。微小的生命丧失了性命啊,秋风乍起预示着万物将要萧条。我为何对彭咸如此追慕啊,高尚的志节使人永不能忘。纵有万变忠心岂能掩盖啊,虚伪的假象怎么能久长。鸟善号聚在一起相互鸣叫,杂草相聚再多也不芬芳。群鱼鼓鳞来炫耀自己啊,蛟龙却潜入深渊将光彩隐藏。甜菜和苦菜不能种在一起啊,兰草在深谷里也会暗比幽香。只有君子永放光彩啊,经历数代也能美名扬。心里是如此高邈啊,就像那白云在空中徜徉。持守理想却遭人疑惑啊,写下诗篇来表明衷肠。
  只圣哲胸怀独特啊,折取香木芳草来自处。唏嘘不断悲哀连绵啊,隐居幽处我来独自思虑。孤独隐居忧思重重,涕泪横流心悲凉,愁思不眠直至天亮。长夜漫漫无尽头啊,挥去忧愁纯属梦想。醒来时四处去游历啊,暂且消遥聊自宽。深深叹息那心里的忧痛啊,淤积在胸的苦闷无法散。把思绪缠绕成佩带啊,把愁苦编织成胸衫。攀折若木遮蔽阳光啊,听凭狂风把我吹荡。往昔的忧愁似乎已然忘却啊,刹那间又似沸水涌入胸膛。抚摸佩襟安抚愤怒的心情啊,超越惆怅向前方行。岁月匆匆一年就要完尽啊,生命渐渐衰老就要结束。薠蘅枯萎茎节脱落啊,芳华凋落芬芳消散。可怜我的忠心无法改变,表白的话也靠不住啊。宁愿突然死去灵魂飘荡啊,也不愿忍受这无尽头的悲伤。如孤儿般吟叹揩拭着眼泪啊,像弃子流云不得回故乡。想到这些谁不痛苦啊,我愿将彭咸的话再度发扬。
  登上山峦向远方眺望啊,道路渺茫空寂无声。没有影子也无人回应啊,无思无想却不可能。忧愁郁郁却没有丝毫的快乐啊,自居忧戚脱解无方。心被束缚如枷锁啊,怨气萦绕自我纠结。茫茫的大地没有边际啊,四处苍茫万物没有形迹。回风乍起预示着寒冬的来临啊,本性纯粹的人毫不伪饰。道路漫长无法测量啊,愁绪缥渺不可回转。忧心忡忡悲愁不绝啊,夜空展翅高飞并非我所愿。乘着波涛随风而去啊,精神追随着彭咸的志向。
  登上那陡峭的山顶啊,坐在霓虹最顶上。背靠太空舒展美丽的长虹啊,刹那间我以举手抚摸天。吸饮清凉浓郁的甘露啊,含漱冰凉爽口的浓霜。安息在风穴啊,忽然醒来我依旧悲伤。凭依昆仑弥漫的云雾啊,背靠岷山俯瞰滚滚的长江。急流巨石相撞声大使人胆战啊,汹涌奔腾的波涛让人心胆寒。大水横流泛滥啊,白茫茫一片纷纷攘攘。大浪波涛何处而来啊,奔驰到何方。江水翻滚忽上忽下啊,波涛奔涌后浪赶着前浪。潮水急流忽左忽右啊,潮涨潮落时快又时慢。看到春夏的酷气在蒸腾,下界密集的云雨层层生。叹息秋冬的霜雪齐降啊,倾听潮水相击雷鸣般的响。借着时光在天地间驰骋啊,神木做马鞭紧握在手。我寻求介子推曾居留的介山啊,又见首阳山的故迹就在前头。我内心的思虑无法去怀啊,守志不移是我的造次。
  尾声:我怨恨往日的希望成空啊,我恐惧前方的路是那样的遥远。我可以浮沉江淮流入海啊,追随伍子胥以遂我愿。遥望黄河那水中的沙洲啊,痛悼那是殷末的贤才。屡次进谏君王也不听啊,怀抱沙石自沉又有何用。我内心苦痛郁结无法解开啊,思念纠缠让我不能宽怀。


 
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