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思

关注:26

  《抽丝》是屈原在汉北创作的,题目的意思是抒发情思。


  《抽丝》的前半部分回顾了楚怀王时期自己忠心事主反遭谗害放逐的经历,后半部分主要表达了内心的孤独苦闷和对君王的怀念,篇中诗人魂牵梦绕的故园之情,可谓动人心魂。


心郁郁之忧思兮,独永叹乎增伤。 
思蹇产之不释兮,曼遭夜之方长。 
悲秋风之动容兮,何回极之浮浮。 
数惟荪之多怒兮,伤余心之懮懮。


  永叹:长叹。增伤:更加忧伤。


  蹇产:此为迭韵词,上下二字同义,曲折之意。不释:解不开。曼:长。方:正。


  动容:指自然界的变化。“秋风动容”,是说秋风起,草本开始枯黄衰落凋零。回极:指风回旋飘荡的样子,一说回极指北极星。浮浮:动荡不安的样子。


  数惟:屡次想到。惟,想、思。荪:本为香草,这里指代楚怀王。懮懮:忧愁悲痛的样子。


愿摇起而横奔兮,览民尤以自镇。 
结微情以陈词兮,矫以遗夫美人。 
昔君与我成言兮,曰:“黄昏以为期
羌中道而回畔兮,反既有此他志。


  遥起:远远地离开。横奔:不顾一切的要走。尤:苦难。镇:镇定,安定。这两句是说,自己虽然被疏绌在外,但仍急欲奔走君前直言进谏。


  结:集结成言。微情:私衷。陈词:陈述,把话说出来。矫:举。美人:比喻楚怀王。“遗夫美人”,把情思转化成楚字,告诉楚王。


  成言:成,一作“诚”,诚恳的说。曰:指楚王说。“黄昏为期”:古代婚俗,在黄昏时举行婚礼。这里用男女之间约定婚期,比喻君臣之间上的结合。


  羌:语助词。中道:半路。回畔:反背,指背离原来说定的话。他志:另外的打算。


憍吾以其美好兮,览余以其修姱。 

与余言而不信兮,盖为余而造怒。 
愿承间而自察兮,心震悼而不敢。 
悲夷犹而冀进兮,心怛伤之憺憺。


  憍吾:憍同“骄”,向我夸耀。览:这里有显示之意。


  不信:不讲信用。盖:“盍”,当“何”解。造怒:发怒。


  承间:等到空闲的时候再找机会。间,同“闲”。自察:自我表白。震悼:指内心的恐惧与伤痛。不敢:指不敢言。


  怛:悲惨。憺憺:义“荡荡”,形容忧伤不安和恐惧。  
 

历兹情以陈辞兮,荪详聋而不闻。 
固切人之不媚兮,众果以我为患。 
初吾所陈之耿著兮,岂不至今其庸亡。 
何独乐斯之謇謇兮,愿荪美之可完。


  历:列举一个一个地。兹情:此情,即指上面陈述的“微情”。荪:香草,这里喻指楚王。详:通“佯”,假装。“详聋”,即装聋。


  切人:恳切正直的人。不媚:不会谄媚讨好。众:指群小。以我为患:意谓把我当作他们的祸患。庸:乃、竟然。亡:通“忘”,忘记。意谓难道如今就会被人遗忘吗?


  乐斯:喜好这种。謇謇:忠贞的样子。荪美:指怀王原打算实行的美德。完:完美。


望三五以为像兮,指彭咸以为仪。 
夫何极而不至兮,故远闻而难亏。 
善不由外来兮,名不可以虚作。 
孰无施而有报兮,孰不实而有获?


  三五:一说指三皇五帝;一说指三王五霸。像:法象,亦即榜样。仪:典范,表率。上句里的“三五”指的是君,本句中的“彭咸”指臣。


  实:果实,这里指结果。


少歌曰: 
与美人之抽思兮,并日夜而无正。 
憍吾以其美好兮,敖朕辞而不听。 
倡曰:
有鸟自南兮,来集汉北。 
好姱佳丽兮,牉独处此异域。


  少歌:古代乐歌的一种,较短。“少歌”四句是对上文的小结。


  美人:喻指君王。抽:抽绎,抒发。并:合并。并日夜:日夜如一。无正:不停止。此句意谓向君王陈述自己的忠贞心情和美政理想的想法,无时无刻都没有办法终止。敖:同“傲”。朕辞:我的话。“敖朕辞”,意谓倨傲不听我的话。


  倡:古代乐歌的一种,较长。“倡曰”一段写目前的处境。


  鸟:屈原自喻。


  姱:美好。“好姱佳丽”,表面上是在形容鸟,实际上是写诗人自己的美德和才能。牉:离别。此句隐含离开朝廷而独处异地。
   
既惸独而不群兮,又无良媒在其侧。 
道卓远而日忘兮,愿自申而不得。 
望北山而流涕兮,临流水而太息。 
望孟夏之短夜兮,何晦明之若岁?


  惸:通“茕”,孤独。良媒:指在君王左右能帮助屈原说公道话的贤臣。其侧:君王的身旁。


  卓:遥。


  北山:可能是郢都附近的一座名山。


  孟夏:夏季的第一个月,农历四月。本篇开头说“曼遭夜之旅”是追叙去时的情景。  


惟郢路之辽远兮,魂一夕而九逝。 
曾不知路之曲直兮,南指月与列星。 
愿径逝而未得兮,魂识路之营营。 
何灵魂之信直兮,人之心不与吾心同。 
理弱而媒不通兮,尚不知余之从容。


  惟:想。郢路:回到郢都的路。魂:梦魂。一夕九逝:说明回归故乡之梦多,而不得安眠。九:虚数,表示多。


  南指:郢在汉水南,故曰“南指”。此句是说诗人借夜间月亮和星斗的方位来判断郢都,想要取直路回郢,感觉并不遥远,哪里知道地面的距离和政治上的原因却使得道路曲直坎坷,无法归去。


  径逝:直逝,取直道回郢。未得:没有办法。识路:寻找道路。营营:形容往来忙碌的样子。


  信直:当作“婞直”解,指忠诚正直,坚守信念。人之心:指楚王。


  从容:古义为举止行为,此处当指行动的用意。


乱曰: 
长濑湍流,溯江潭兮。 
狂顾南行,聊以娱心兮。 
轸石崴嵬,蹇吾愿兮。 
超回志度,行隐进兮。


  濑:沙石滩上流过的浅水。湍:急流。溯:逆流而上。潭:楚方言,水深为潭。
  狂顾:左右急视。


  轸:通“畛”,田间小路。崴嵬:指道路突兀不平的样子。蹇:语助词。吾愿:我返回郢都的愿望。


  超回:越过,指绕道而行。志:动词,记住。度:指应该走的线路。隐进:指小心谨慎地前行。隐:微。以上四句大意是说:归途中山石众多,崎岖不平,因此,归郢的志愿难以实现,想绕道而行,寻找直路,但道路却隐隐而难进。


低佪夷犹,宿北姑兮。 
烦冤瞀容,实沛徂兮。 
愁叹苦神,灵遥思兮。 
路远处幽,又无行媒兮。 
道思作颂,聊以自救兮。 
忧心不遂,斯言谁告兮。


  低佪:指内心的彷惶。夷犹:犹豫迟疑。北姑:汉北地名。


  烦冤:内心烦乱愤懑。瞀容:心神杂乱不安。沛徂:谓颠沛之行。


  作颂:指作诗歌,即指本篇。


  斯言:这些话。即指作颂之言。



  通俗译文:

  忧伤郁积心情沉闷啊,独自长叹掀起层层忧伤。思绪烦杂不得舒畅啊,受煎熬的黑夜如此漫长。悲叹秋风萧瑟万物要调零啊,回转盘旋飘摇动荡。想到爱发怒的君王啊,心就会有无尽的忧伤。我想不顾一切远走高飞啊,百姓受苦让我细心思量。整理情思慢慢陈述啊,一切都要告诉君王。你曾与我诚恳相约啊,你说:相依为命直到黄昏。可是中途你就变卦折返啊,反悔初志另有打算将我抛弃。向我炫耀你的美好外表,让我观赏你的美好整洁,与我有言在先都不守信啊,可又为何将我无故迁怒。多想找个机会尽情向你表白啊,却心中悸动不安不敢上前。悲哀犹豫希望能靠近啊,纵使我内心这样忧伤。列举我的忠贞表白情感啊,君王啊你却装聋不愿听。本来耿直的人不谄媚啊,人们却把我当作眼中钉。当初向君王表白啊,难道到如今全部遗忘?我偏偏喜好忠贞直言啊,君王美德是我的愿望。愿三皇五帝做榜样啊,贤臣彭咸是我效法的楷模。没有目标达不到啊,声名远扬难以损伤。美好的品德要靠自己修啊,伟大的名声哪能虚假伪装。哪有不施舍就有报酬啊,哪有不播种就有收获。


  少歌:向君王倾吐心中的怨愁啊,日日夜夜无法终止念头。总向我炫耀你认为“美好”的丑类啊,傲慢的无视我的言辞。


  倡曰:一只鸟从南方飞来呀,栖息在汉北这生疏的地方。她多么美丽,多么漂亮啊,却离开故土流落到他乡。她无依无靠,离群索居,又没有良媒在君王身旁。道路遥远一天天被遗忘,多想向君王表白却不能上前。遥望北山热泪流淌啊,面对流水长长叹息。盼望在这初夏短促的黑夜啊,盼天明像度年般的漫长。想到郢都的归途是何等遥远啊,梦魂每晚都往返回去几趟。从不管道路的崎岖坎坷,借明月与群星的光辉辨别南方。我多想直接回去却没有成功啊,魂在梦中寻求道路急急忙忙。我的灵魂多么忠诚正直啊,而君王的心和我却不一样。软弱的媒人不能与君王沟通啊,哪知我从容的外表下的隐痛。


  尾声:长长的浅滩水流急,溯着江水漂流向上走。急切环视向南行,暂且散舒解我心中忧愁。归途中怪石嶙峋不平,坚守心中志向不回头。绕过险途走直路,小心谨慎地向前行。我心踌躇又彷徨,夜晚住宿在北姑留。我的心绪忧愁苦闷,这是流离颠沛的生活啊。悲愁叹息我痛苦的心灵啊,归途遥遥漂泊在这偏僻的地方,又找不到媒人替我申辩啊。我边走边想定下这首诗歌,以此抒怀替我自解啊。我的痛苦无法消除,这些话儿向谁倾诉。


图片展示

联系我们

 

微信号:xsjzwgzs

地址:郑州市商都大道

图片展示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

备案号: 豫ICP备19027507号 技术支持:智巢品牌

熊氏家族网  版权所有